迪斯接棒穆勒:大众汽车为何三年内再次换帅?

时间:2022-03-24 01:48:32 作者:雪莉 阅读量:50

4月10日,就在奥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众”)宣布“为调整集团管理架构,前CEO穆勒面临辞职”的两天后,大众管理委员会和监事会宣布(以下简称“公告”)前大众品牌CEO赫伯特·迪斯(以下简称“迪斯”)接替蒂亚什·穆勒(以下简称“穆勒”)。

鉴于集团公司负责人的变动,大众汽车的效率也令人钦佩,而前CEO穆勒上任仅两年就放弃了这个职位,实在令人尴尬。如此高效的转型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在大众整体业务上升的关键时刻,穆勒离职的原因是什么?迪斯是谁,他将带领大众走向何方?

有危险

【插播一条】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儒雅尊贵 品鉴宝玑经典系列玫瑰金月相腕表

可以说,穆勒处于大众的危险之中。2015年底,大众深陷“排放门”泥潭,不仅面临巨大的财务危机(主要是因“排放门”导致的利益损失和赔偿等)。),但集团时任CEO温德恩以及大部分高管(如当时调任大众北美负责人的斯柯达前CEO范安德)相继辞职。

更关键的是,因为“排放门”,大众在世界上的口碑毁于一旦,想要在当时重拾用户对大众的信心是不可想象的。这让大众汽车面临前所未有的生死。

此时,前保时捷CEO穆勒接替文登成为大众汽车新任CEO(当然,当时也有声音说这一任命是保时捷家族与职业经理人内部斗争的结果),但不管怎么说,穆勒上台是为了结束大众汽车群龙无首的困境。

之后,穆勒对大众汽车进行了改革,比如将大众汽车设定为从传统汽车公司转型为移动出行服务公司,并推出相关共享服务;再比如,为了避免“大公司病”再次带来下一个“排放门”,大众开始从集团层面下放,下放业务决策权,简化集团与品牌管理的关系。

当然,穆勒的改革不仅仅是这两个。在他的一系列改革下,大众汽车整体开始企稳,在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蝉联全球汽车行业销量冠军。其中,2017年大众全球累计销量达到1074万辆,同比增长4.3%。营业利润方面,2017年大众达到170亿欧元,同比大幅增长16.5%。

与此同时,基于全球汽车产业的变化,大众汽车也在进行着大刀阔斧的业务转型。其中,电气化、自动驾驶技术、数字网络和全新移动出行服务成为焦点。为此,大众汽车制定了到2025年推出80辆纯电动汽车,实现年销量300万辆的战略规划,到2022年,集团将投入超过340亿欧元打造上述未来技术。

这一系列成就和计划的背后,离不开穆勒的努力,而且是在穆勒任职的两年多时间内完成的。我们不得不说,穆勒对大众的贡献是非凡的。

逃脱不了过渡角色。

既然穆勒已经离职,或许这就是职业经理人的命运,因为你的角色已经结束了。

根据公告,“奥迪ag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强大品牌联盟。穆勒为这一转变奠定了基础”,这可能说明穆勒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一个过渡角色。其实穆勒担任CEO的时间并不长(两年多,人事合同原本是2020年签订的),这个过渡人物的定义可能在他上任的时候就已经被埋没了。

如上所述,穆勒的任命有一定的内部斗争因素,用中文来说,穆勒被任命为集团CEO也有一定的“硬着头皮”的成分。目前,大众已经做出了“摆脱大企业病”的改革,但仍存在一些影响效率的缺点,如反应慢、官僚主义、层级严格(穆勒去年底前公开承认)。

而且,穆勒在改革过程中并没有一帆风顺。由于“排放门”给大众带来的财务损失,以及需要资金支持的新战略转型,降低成本成为穆勒改革的重中之重。

2016年,在《携手共进——2025战略》中,穆勒曾表示,包括集团在内的所有品牌都将继续努力降低资本支出和固定成本,每年在该领域节省约2亿欧元的能源。此外,R&D水平还将通过提高R&D效率来降低R&D比率和缓解R&D强度。

这些方法在中国被称为“开源节流”,但这种策略并没有得到德国工会的认可。他们总是对计划等削减开支的措施持否定态度,希望提高工人的工资。

据外媒报道,大众与德国工会的对抗一直持续到今年2月底,直到双方达成新的30个月劳动协议(大众将从2018年5月起提高工资标准3.5个百分点,一年后提高2个百分点)。

但在德国,这并不意味着结束,而只是短期的“休战”,也拖了大众削减成本计划的“后腿”,甚至影响到穆勒对大众未来利润和模式的设定。

64岁的穆勒不想有这样的经历,为此感到焦虑,感到压力很正常。因此,在4月10日大众发布公告时,根据官方公告,穆勒主动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愿意为这一改变做出牺牲。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那就证明穆勒也想早点结束这个“过渡期的主角”。

激进的diss也面临挑战。

既然穆勒愿意为集团的未来做出牺牲,那么他的继任者迪斯又是谁呢?

据了解,迪斯是大众品牌前CEO,也是前CEO穆勒在任时重组集团业务结构的重要成员。在公告中,奥迪股份公司监事会主席潘石认为,Diss是一个正确的管理者。“在大众品牌的重组过程中,他表现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速度和严谨性,他可以进行激进的转型过程。这一成就注定了他要在未来几年全面实施我们的战略。”

可以看出,在大众内部,Diss被定义为激进分子,被赋予了极大的信任,这说明这个人的能力非同一般。

从迪斯的简历来看,是真的。现年59岁的迪斯曾就职于知名零部件供应商博世和德国宝马集团。尤其是在宝马任职期间,虽然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宝马CEO,后来转投大众,但这掩盖不了他对前瞻性技术的战略眼光和对公司运营至关重要的成本控制能力。

在宝马任职期间,迪斯一直致力于宝马电动车的推广。2007年升任公司董事后,宝马先后推出i3、i8新能源汽车。正是在他的任期内,宝马确立了其对新技术的敏感性和机动性,领先于其他德国汽车公司。

同时,Diss也是一个善于控制成本的人。他在负责宝马的采购和供应商业务时,实施了紧缩战略,为公司节省了40亿欧元,并成功让宝马度过了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

正是带着这样的光环,迪斯在2015年来到大众,执掌大众品牌业务。在他的带领下,大众品牌坚定地走上了电动化汽化转型之路,制定了品牌未来电动化战略,成立了专门从事纯电动汽车研发的纯电动子品牌I.D。他还支持大众汽车的电气化转型,提出自动驾驶和移动出行服务将成为集团发展重点。

当然,成本控制仍然是集团分配给Diss的任务,文登上任以来一直如此。在穆勒时代,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的目标更加明确(资本支出和R&D的比例最迟应在2020年降至6%)。

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迪斯的贡献确实不小。比如大众和德国工会的谈判,基本上是由Diss主导的。虽然非常艰难,但2016年,Diss与工会达成协议,裁员3万人,为集团节省了近46亿美元的成本。

然而,Diss的挑战也不小。除此之外,最大的变数是工会在劳工和资本问题上的目标(不仅仅是德国工会)。因为在业务整合、精简机构、提高效率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人事问题。虽然2016年裁员,但如上所述,今年现有员工的工资有所增加。

而且,作为一个在全球拥有60多万员工的大集团,虽然集团的组织架构正在调整,但毕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国有句古话,“得病如拔丝”。Diss要做的工作绝不是调整品牌那么简单。

文章标题:迪斯接棒穆勒:大众汽车为何三年内再次换帅?

链接:http://www.limigirl.com/470.html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本着免费学习与分享的目的,如涉嫌侵权等问题请联系站长删除。